tceic.com
学霸学习网 这下你爽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论萧红小说中的女性悲剧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萧红小说中的女性悲剧 作者:张青波 刘爱丽 来源:《商情》2011 年第 09 期 【摘要】 萧红的一生,坎坷不平,短暂辉煌。她在本质上是个自传体和描写她私人经验 的作家,在短短九年的创作时间里,她用那纤细敏锐的艺术感觉和独特的生命体验描述了生活 在乡村的一群寂寞人们的生存状态,尤其是处在夹缝中生存的寂寞女性的悲剧人生。这些女性 的悲剧,不仅散发着萧红悲剧人生的本真体验,而且融入了她对温暖和爱的孜孜追求;在那个 被爱情遗忘和遗忘母性的角落里,她们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又拘泥于被遗忘的孤独的生命存 在。萧红带着爱与恨抒写了她们带有悲剧色彩的生存状态,为那些受传统影响下的中国现代女 性敲响了警钟,让人深思。 【关键词】 萧红 生命体验 寂寞 被遗忘 悲剧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日益加剧,大部分作家转移了写作视线,开始面 对、抒写一切看到听到的社会问题;而萧红作为一个在矛盾众多且激化的夹缝中生存的女作 家,依然本着内心,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文学。“萧红在本质上是个自传体和善于描写私人经验 的作家。她个人自身与作品的关系越疏,则该作品失败的成分就越大,反之亦然;她作品中的 小说虚构的成分越浓,则故事的感人性则越少。”[1]萧红的一生,坎坷不平,幼时的经历以及 此后人生的遭遇,让她极端的渴望得到别人特别是男人的关怀和爱,然而事与愿违,相反,她 那受尽折磨的一生好像有种被虐待的感觉,她不仅被男人所利用,还去为他们做那些下贱的琐 事,如抄写东西,做做情妇以及管管家等。但这并没有熄灭萧红心中的情感之火,反而更让她 大胆的追求,于是她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倾注于描写对象之中,从而成就了一系列人物形象,这 些形象的寂寞、孤独、沉闷、生如死般的生存状态,个个都是萧红内心情感的外射。“她小说 中的女性角色可算是她书中唯一写得好的人物。……她的作品大都是悲剧性的,而绝大多数都 是描述穷苦无告的可怜人。”[2]诸如《生死场》中的麻面婆、王婆、金枝、月英,《呼兰河 传》中的小团圆媳妇及她的婆婆、王大姐,《小城三月》中的翠姨等,这些在封建传统压迫下 生存的乡下女性,除了身体结构外,几乎丧失了作为女性的一切条件,她们“像动物一般生生 死死,冷漠死灭到失去一切生活目标,失去过去和未来”。[3] 萧红自身的感情经历坎坷不平,她渴望爱情渴望爱,却总被感情伤害。“爱情”这个话题, 很少被萧红提到,它似乎被萧红扔进了黑洞一般,是它永远也走不出黑洞的漩涡。然而,既然 萧红对爱(包括爱情)如此渴求,为什么在她的小说中总不提及这个千古话题呢?其实,在这 个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依旧是萧红人生体验的外射,萧红是渴望爱情的,可爱情不仅不怎么光 顾她,还在不时的伤害她。萧红儿时的生存环境,让她体验到了人生的冰冷和憎恶,而“从祖 父那里,知道了人生除掉了冰冷和憎恶外,还有温暖和爱。”[4]从小缺乏温暖和关爱的她,更 对爱产生了一种近乎理想的追求,她为逃婚离家出走后,那个父亲作主选择的男人(汪殿甲)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死皮赖脸的从哈尔滨追萧红到北京,也许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太缺乏爱的体贴了,也许他的 追求被萧红视为爱情,二人竟然同居了,可惜好景不长,萧红怀孕后便被他抛弃了,留下萧红 一个人在旅馆里,扛着大肚子,想像着如何偿还欠下六百元的食宿费。与萧军的相遇,或许是 上天有意的安排,当萧军第一次见到萧红时,“他不允许有人这样无耻地糟蹋一位有才能的女 性,他知道能够搭救她的最彻底的办法,就是与她结婚。”[5]不管是萧军的可怜,还是出于真 情,萧红总算得到了一个人的爱,事实证明,萧军的爱使得萧红感觉有了依靠,尽管二人曾为 生活奔波,但爱情滋润了萧红的缺乏爱的心田,并开始走上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道路,一九三五 年是属于萧红的一年,二人的感情不仅达到高峰,生活也宽裕了些。但造化弄人,属于萧红的 快乐并不长久,萧军的另有所爱使萧红不能忍受而出走,继续她孤独漂泊的生活。后来与端木 的结合,也只是出于对爱的渴求,然而两人秉性的反差并没有使萧红得到她向往已久的爱。 “她一直幻想着能够建立起一个和谐美满的小家庭,但是这个最重感情的女人,却从来没有在 感情上得到过满足,她感到社会对她的无情和冷漠。”[6] 萧红从自身的经历和生命体验出发,描写了被爱情遗忘在角落里的边缘女性,她不仅同情 她们的遭遇,同时也在告诉她们有了爱情,便可以与男人们享有平等的权利,有了爱,便可得 到幸福。 《生死场》中的金枝,随着口笛的声音打开了自己的心扉,与成业的私下约会被人察觉 后,不管别人的背后议论,她被感情驱使着,直到感到肚子里有硬硬的一块,实在瞒不下去 了,才哭着向母亲求情,要求把自己嫁给成业。然而,嫁给成业之后,他并没有给金枝带来丝 毫的欢愉和幸福甜蜜。自从金枝嫁给成业起,她便完成了由一个青春少女向传统妇女的转型, 从此她便成为中国千百万个悲剧女性中的一位,洗衣做饭干家务活顺从男人,就像成业的婶婶 说的:“等你娶过来,她会变样,她不和原来一样,她的脸是青白色,你也不把她放在心上, 你会打骂她呀”。从此,金枝的悲剧人生便开始了,曾有的那份萌动俨然不属她了,他成为了 成业的泄欲工具,后来他为了自己欲望的满足,导致了金枝的早产,而小金枝来到人世间不过 一个月,便被父亲摔死了,金枝虽然感受到“男人是炎凉的人类”,但也就此作罢,她从没想过 她曾经拥有的萌动来自何处,也没想过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更没想过为了曾经的那份萌动 而起来反抗,爱情就这样在她即将到来之际又远她而去了,从此,“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 着生,忙着死……” 萧红因为反抗家中为她定的婚姻而选择了逃婚,之后的生活她四处漂泊,但她始终没有泯 灭心中所要追求的爱。萧红从自己的生命体验出发,写出了金枝的离家出走,虽然这只是由于 当时的局势而决定的出走,但我们至少还对金枝的将来寄存于希望。金枝像萧红一样来到了大 都市,在大都市里,为着生存,金枝找了一个缝补的活计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学霸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