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eic.com
学霸学习网 这下你爽了
当前位置:首页 >> >>

饮食与心境——读周作人《北京的茶食》一文有感

饮 食 与 心 境 
读周作人 《 北京的茶食》 一文有感 
林伟 昕 
周 作 人干 民 国 十 三 年 二 月所 著 之《 北 京的茶食》 一文 , 全 
同 一城 市 的 饮 食 会 产 生 两 种 截 然 不 同的 看 法 ?  

文仅七百余 字. 短小精 悍, 堪称 小 品文 中的精 品. .写到最后 ,  
言之 : “ 可1 : 争 现 在的 中国生 活, 却 是极端地 干燥 粗鄙 , 别 的 不  说, 我 在 北 京 彷 惶 了十 年 , 终 未曾吃到好点心 ” 文章未 了, 以   唉 声 叹 气 的 口吻 结 束 全 文 的撰 写  周 先 生的散 文, 素以清 新淡雅 、 平 淡 自然 著 你  以冲 淡   平 易之 中体 现 生 活 的 乐 趣 是 其 散 文 的 一 大 特 色  但这 一 句 ,   “ 在 北 京 彷 惶 了十 年 , 终 未 曾吃到好 点心” , 明 显 带 有 其 个 人 
主观臆 断, 而 且 悲观 主 义 色 彩甚 浓 

就 笔 者 所 见. 这 和 两 人的心境 有很 大关 系   中 医 上 有  言: “ 胃 以喜 为 补 ” 如 果 心 情 沮丧 , 情绪『 氐落 , 则是食 什么美  
味佳肴都无味 了  

周 作 人 曾将 自身使 用 的 书 房 取 名 为“ 苦 雨 斋” , 后改名为   “ 苦 茶庵”   无论 是 “ 苦 雨 斋” 也好 , “ 苦茶 庵” 也罢。总之 , 视 

其心境 , 都是 与“ 苦” 字沾边  以 往笔 者读 梁宴秋所著散 文《 雅舍》 . 青萁 篇 名. 以 为是 
描 述 个 雅 致 别 落 的居 舍  读 罢 方 知 , 这“ 雅 舍” 实 则 是 位 于 荒 

然 而实际情况 是否真如周作 人所 说的那样 , 建都五 百年 
之 久 的北 京 城 内 . 不 曾 有 什 么特 殊 有 滋 味 的 东 西 ?  

僻榛 莽未除 的土 山坡之上 的一处陋室。 “ 它并 不能蔽风雨。 因  
为 有 窗 而 无玻 璃 , 风来则洞若凉 亭, 有瓦 而空隙下少, 雨 来则 
渗 妇 滴 屑  ” 如此 一个即不能蔽风雨, “ 入 夜则 鼠子 瞰 灯 ” 的陋 

与 他生活 在 同一 时期 , 且 同样是 居住 在北 京城 的粱 实 
秋. 对 北 京 城 内的 饮 食 却 写 出 了 故 然 不 同 的 男一 种 景 象  梁 实秋 在 《 北平 的零食小贩》 一文中, 写 了数 十 种 北 平 城  内的美味小吃 。 而且样样都令 人感到馋涎欲 滴   豆汁 、 灌肠、   面筋 、 烧羊 肉、 豆 惰脑 、 炸豆腐 、 馄饨 、 烧饼 、 面茶等等 , 看 似 平 

室, 在 梁实 秋 的 笔 下 , 却 书 写地 颇 为稚 量 高 致 、 独特 新 奇  以  
梁 氏 自身 的 话 来 说 , 是“ 纵 然 不 能蔽 风 雨 , ‘ 雅 合’ 还 是 自有 它 

的 个性  有 个 性 就 可 爱 ” 这 又与周作 人的书房“ 苦 雨 斋 ”、   “ 苦 茶 庵” 形 成 了 鲜 明 的对 比   如 果 人之 心 境 废 然 , 满腹抑郁 不平之感 , 则 遇 之 种 种 事  端, 时常与“ 苦” 字 沾边 , 也 是不难 想象之理 了   周 作 人 在 抗  战前 夕( 民 国二 十 六年 ) 书 写 的 一封 信 上 曾言 : “ 看 看这 ‘ 非 常  时’ 的 四周 空 气 . 深 感 到 无话 可 说 : ” 而 梁 实 秋 也 曾菩 文 写道 :   “ 他( 指 周 怍 人) 平夙 对于时局, 和 他 哥 哥 鲁 迅 一样 . 一 向 抱 有 
不满的态度 ”  

凡普通 的小吃 , 在其笔下都写 的芳香 四溢 , 如 同是珍馐 美味 .  
“ 豆汁, 佐 以辣成 苇, 即 棺 材 板切 细 丝 , 加 芹 菜梗 , 辣 椒 丝  或 末 。 有 时 亦 备 较 高 级 之 酱 菜如 酱 萝 I 、 酱 黄瓜之类 , 但 反 不 

如竦 成 菜之 可 口, 午 后啜 三两 碗 , 愈吃愈 辣 , 愈竦 愈喝 . 愈喝 
愈热 . 终 至大 汗淋漓 , 舌 尖 麻 木 而 止  北 平 城 里 人没 有 不 嗜  豆汁者 , 外 省人 署 住北 平 三 二 十 年 往 往 不 能 养 成 喝 豆 汁 的 习   惯  能 喝 豆 汁 的 人 才算 是 真 正 的北 平 人一 ”  

从 中 可 以看 出 , 周 作 人 当时 对 事 态 心 灰 意 冷 、 叉深 感 无  奈 怅 然 若 失 式 的 沮 丧 心 境  这 就 不 难 解 释 为 阿 他 会写 出 ,   “ 在 北 京 仿 徨 了十 年 , 终 未 曾吃到好点心” , 如 此 唉 声 叹 气 又 
黯 然 失 望 的 话 语 来  笔 者 年 少之 时读 日本 作 家 德 永 直 著 于 大 正 十 四年 ( 一 九 

此段 是粱 实秋《 北平 的零食 小贩》 一 文 中对 豆汁描 写的 
节选 文 字 一 从 中 可 以 看 出 , 梁 是 如 何 津 津 乐 道 于 北 平 的 街 头 
小 吃 豆汁 的 

梁 实秋 另有《 酸 梅汤和 糖葫芦》 一文写道 : 北平“ 琉璃 厂  信远斋 的酸梅 汤和糖 葫芦 , 特 别考 究. 与其 他各处 或街 头小 
贩 所 供 应者 大 有 不 同 ” “ 很 少 人 能 站 在 那 里 喝 那 一 小 碗 而 不  再 喝 一 碗 的  抗 战 胜 利 还 乡, 我带弦 子到信远 斋, 我 准 许 他  们 能 喝 多少 碗 都 可 以   他 们 连 尽 七 碗 方 始 罢 休  找 每 次 去 
喝, 不 是 为解 渴 , 是 为解 馋 ”  

二五年 ) 的短篇小说《 马》 一文时, 有段 文字, 读之真 是深 有感  慨, 直 至今 日依旧记忆 冼新 ~ “ 我 们 兄弟 俩坐 在车上 吃饭 团   腌萝 】 、 让雨浇 得一点味道 也没有 了, 但我和 弟弟还 是吃得很  香  ” 直到今 时今 日, 每 当重 问此文, 读到 此处 , 『 衣旧异常 钦佩  这 两位雨夜在l i J 间赶车送鱼的小兄弟乐观豁达 的心境 
西 方 医 学 之 父 希 波 克 拉 底 曾说 : “ 简陋 而可 口的饮食 比  

这 是梁实秋对北平 夏季饮食酸 梅汤的描写 , “ 每 次去喝 ,   不 是 为解 渴 , 是 为解馋” , 可 见这 酸 梅 汤 亦 是 令 人回 味 无 穷 、  
意犹未尽 的美味饮品  

精美但不可 口的饮食 更有益于 己身  ” 这 与中医上 所云 “ 胃以  
喜 为补” , 如 出一 辙 , 二 者 不 谋 而 合  试 问 胃 如 何 “ 以喜 为  

梁 实秋 的 文 章 中 , 曾 出现 “ 离开 北平 就 役 吃 过 糖 葫 芦 。 实  在 想念” , “ 自从 离 开 北 平 。 想 念 豆 汁 儿 不 能 白 已” , 等 等 怀 念 
北 平 小 吃 的 话 语  这 和 周 作 人叹 息 式 所 言 , “ 在北 京仿- 惶了  

补” ?饮 食如何做到“ 可 口” ?这就 需要我们罢像德永直笔下 
的那 两位 小 兄弟一样 , 在逆境 之 中依然保持 乐 观豁达 的心 
境, 做到“ 睫萝 l 、 让 雨浇得一点味道也没 有了. 怛我 和 弟 弟还 

十年 , 终未 曾吃到好 点心 ” 两者 实在是 有霄壤之 别 , 形成 了  
十 分鲜 明 的对 比  

是吃得很 香”   而 不要像 周作人那样 , 徘 徊在建 都五百年之 
久 的 北 京 城 内, 仿 惶 了 十年 , 却 道 出“ 终 未 曾吃 到 好 点 心 ” 如  此 唉 声 叹 气 的话 语 来 (  

生 活在 同一 时期 , 且 署住在 同一城 市 的两 人, 为何对这 



3 2一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学霸百科 | 新词新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学霸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