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eic.com
简单学习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科竞赛 >>

江苏作文竞赛三等奖 子在川上曰


子在川上曰 明光铠甲青海骨,不见帝业留人间。风沙若兵霜刀剑,逝者如斯几多迁。 古人化作古籍,古籍化作传说,传说化作神话,最终走向虚无。我注视着一 切,世间一切都没能逃出消逝的宿命。最后永恒的只有消逝本身。 万物或挣扎、或静待,无一能在消逝的洪流中幸免。 人,醒时思想着梦中的梦,睡时徜徉在现实的延续中。却不知,这一秒的波 澜已非上一秒的箭尾,而又是一支新的箭矢射出。上一刻想了什么,

到这一刻已 经消逝而去, 被另一个似乎延续却完全不同的念头所取代。如同在庭院中欣赏那 十五的月亮, 月光静好无恙, 而这一瞬映入伊眼的情思, 和上一瞬已是两段丝缕。 须臾沉思间,天地间又见新陈代谢。 生命, 对每一个个体而言即是一场盛大的消逝。 从灵魂注入身体的那一刻起, 我们便行走在蜕变中,不复昨日的样貌。长大了,一个幼稚的我消逝而去;夕阳 西下,又落丢下一副年轻的皮囊;千年之后,谁人知道,那一杯黄土也曾是我的 生命? 相较之下,世人眼中的自然大地长命了些,似乎不为人事所变迁。而在永恒 的消逝面前,这一切又是多么不堪一击。一场通古斯大爆炸,谜一样的力量,让 八千万棵树倒下。再言之,地球亦是如此的脆弱,一颗不大的陨石就足以毁灭它 表面的一切了。时至今日,就连它的孩子——人类,也具有抹煞它的力量。究竟 是人类创造了弗兰肯斯坦,还是地球给人类智慧,为自己掘墓。一切的一切,都 在一场既定的消逝之中, 无人可否认这小小的星球如此脆弱,连自己也都可能毁 了自己。 我们的祖先, 常常背靠地球, 面对浩瀚的星球感叹鬓微沾霜, 又是几周星移。 不幸, 或说万幸的是, 他们不知道自己所见的许多星辰, 已经消亡。 所谓那星光, 仅仅是星辰生前向外发射的遗存,只因太遥远,暂未完全离退罢了。 纵览社会自然,古今中外,毫无疑问,一切陈旧都在消逝中走向灭亡,同时 以另一种形式再生。当那群猴决定不再与其他生灵为伍时,它们旧有的,浓密的 毛发,长长的手臂,灵活的跳跃,统统消逝在一场名叫进化的风尘中。它们会直 立行走了, 智商比比所有其他生物高出一大截了, 用文字标榜自己为 “他” “她” 而不是“它” 。而又是在另一场风尘中,它们渐渐不会直立行走了,不会再优美 地运用文字,高超的智商似乎也不再高超,产生不了诗与思想。人以一种又一种 的面貌展现于造物主面前,也始终处于一场消逝之中,不断地重生,让现在变为 陈旧的过去。 每一个生命体,无不在试图抛弃当下的躯壳,希望在某次洗礼中获得重生。 体中数不胜数的细胞分裂着,变化着。十一个月后,你将获得一个全新的自己, 和当下的你, 没有半点是一样的。 而在这从不停歇的分裂、 生长中, 量变积累着, 而质变也在发生着。变异太普遍了。变异赋予生命与经常不同的特质与功能,或 好或坏,但都迎合了那永恒的消逝与重生的欲望。 遍览经史子集,我们找不到既垂垂老矣又焕发生命活力的事物。陈旧了,也 就该成为历史了。一项井田制, 《诗》云: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 非王臣。 ”它随着春秋战国的巨变,随风而去。而后世之人,当无法经世济民之 时,乞灵于井田,却不明白,陈旧了消逝了,便再也挽不回,一如王莽改新,效 仿井田古制,法令却不行四年即废。而井田制本身,共同耕耘,共同收获,化为 “大同之世”梦想的一部分,在天下为公的思想中重生。 而一切的新生,从它们重生的那一刻起,已经开始陈旧。当一个问题被一个

方案解决时, 这个方案就带来了问题。当三峡大坝在试图满足生产对电力的需求 时,对由它引起的移民、地质灾害问题的非议一日未息。而核电似乎既能满足用 电又无需兴师动众大动干戈,但显然,至少在日本,重启核电似乎比登天还难。 到头来,消逝的宿命又会降临,不为一次又一次的改善与进步所截停。 当人类费尽周折让自己不必遭受风吹日晒过着不与祖先、自然沾边的生活, 发现自己重新开始向往山林。 我听见内心的激荡,我再一次听见人性中对那片山 林的呼唤,当上古之时的器物陈旧到陈旧的地步,就不再陈旧了。因为人类崭新 的现代文明、信息时代,从新生开始就难免走向陈旧消逝。而仁义礼智信,礼乐 射御书数,消逝之后再获新生,以似曾相识的姿态出现在眼前。消逝从未停止, 但它用轮回和人类开了个玩笑。 旧在消逝,新在消逝,连消逝本身,也在消逝。那东去的江水,把岩石的棱 角密码磨平,把河谷夷为河岸。在化学的世界里,原子在碰撞着,从游离走向聚 合,从躁动走向平静,从野马奔腾走向波澜不惊。历史向着统一前进,世界向着 大同迈进。欧洲在联合着,北美在融合中,拉美把各个民族熔为一个。一切在冷 却着、稳定着。但又逃脱不了再一次的崛起,便是再一次的消逝。如某一火山爆 发,把趋于平坦的地面再一次塑成山陵深谷。乌克兰分裂,背后大国力量风起云 涌。苏格兰公投,联合王国命运有舛。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兴风作浪,伊拉克战火 重燃。消逝的消逝,也是那永恒的消逝。 寒来暑往,春华秋实。繁华自会落尽,又会再起。于我何焉哉!


推荐相关:

江苏作文竞赛三等奖 子在川上曰

江苏作文竞赛三等奖 子在川上曰_学科竞赛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子在川上曰 明光铠甲青海骨,不见帝业留人间。风沙若兵霜刀剑,逝者如斯几多迁。 古人化作古籍,古...


原创作文《子在川上曰》

原创作文《子在川上曰》_高中作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当年有一个作文竞赛子在川上曰”。我在学校里报名了,结果没被选上。大概是我的作文里有套用刘亮程的...


子在川上曰征文

子在川上曰征文_高中作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子在川上曰 常熟市中学高二(1)班 朱馨怡 泱泱的河水,无声无息,无限地流淌着,流入大河,汇成大海。 “逝者如斯 ...


中华古诗文知识竞赛

中华古诗文知识竞赛_初中作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中华...( 43、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是( B、...


子在川上曰

子在川上曰_高中作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议论文子在川上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在河岸上,仰观俯察,看着浩浩荡荡的河水奔流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简单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