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eic.com
简单学习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我和我的班主任李锦珍老师


我和我的班主任李锦珍老师(草稿)
江 长 仁 我出身在一个铁路装卸工工人家庭, 父亲解放前后, 一直在铁路上海东站 (现 在是上海站站址,当时叫上海麦根路车站)当装卸工。沾了铁路员工的光,装卸 工的子弟也可以上铁路局办的子弟小学和中学。解放前,我在湖北老家读过私塾, 没有上正规学校, 上学又晚, 1951 年才在上海铁路第三小学, 三年级插班学习。 1954 年小学毕业

后,考入当时位于中兴路会文路的上海铁路职工子弟中学; 1957 年再次考入上海铁路职工子弟中学,完成全部中学学业。从 1954-1960 年 在上海铁路中学读初中、高中,这六年中,李锦珍老师一直是我的班主任,我和 李老师接触最多,了解最多,师生亲情最切。

班主任和我们的班活动
我第一次看见李老师,她满头乌亮浓厚略带曲卷的黑发,梳着一根粗壮的辫 子, 肤色白晢, 红润的脸颊, 浓眉大眼, 长脸型, 体瘦, 不到 1.7 米的修长身材, 仿似清纯活力的少女,且知,她已是 35 岁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平时衣着朴素, 干净利落,说话带有江苏口音,声音洪亮,气质高雅,为人谦和,办事认真,教 学以数学拿手,尤以立体几何堪优。 从初一(甲)到初三(甲)班,李锦珍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姜学文、徐进 福分别任班长、 副班长, 我是团支部书记。 李老师对班里工作很放手, 很多活动, 都由我们自己做主,开展活动。足球由荆翼宏、傅金荣、黄钱金牵头组织;篮球 由孙玉兰组织,出壁报由齐振南负责;文艺活动由朱美芳、周瑞珍牵头组织。学 习由沈宜洁、王志理等负责。五十年后,在一次老同学聚会时,李老师说:“你 们这个班,在铁中很活跃,很多活动,都是你们自己搞起来的,你们能力很强, 我很放心,很少过问。”实际上,李老师放手主要是让我们锻炼,培养我们独立 自主,学会做社会工作的能力。 1957 年秋,我们由初中考入上海铁路中学高中,我分在高三(1)班,高中 三年,李锦珍老师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一直教我们的几何,高一崔淼老师教过 我们一段时间语文,之后,教语文时间最长的是江资老师,徐光怡老师教我们代 数,陈炜平老师教我们三角,施嘉惠老师教我们英语,郑云多老师教我们化学, 龚祉千老师和毛老师教我们物理, 蒋志先老师和头总是梳得油光蹭亮的张老师教 我们历史,教我们生物的是一年四季衣着整洁,裤线笔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十分帅气的宋老师, 还有三级跳远和跳远在全国火车头运动会拿名次的徐老师和 许老师,教音乐的是毛老师(后来生活作风发生错误,劳改了)??如今,我们 都是 70 多岁的人了,大部分老师已经作古了,但是,我们还是一直铭记着这些 老师的音容笑貌,他(她)们授课的姿态、特点,历历在目;他(她)们的教导, 永远融化在我们的血液中。 1958 年上海铁路中学由会文路搬迁到共和新路火车头体育场,当时是三层红 砖楼房,毕业很多年后又加盖一层,为四层,2000 年 2 月,铁道部将上海铁路 中学划拨给地方政府, 同年 6 月, 根据上海闸北区政府和闸北区教育局意见, “强 强联合”,将上海铁路中学、育群中学、和田中学三所具有悠久办学历史的完全
1

中学的高中部合并,更名为“上海大学市北附属中学”。 我们高三两个班,都在校舍的三层。我所在的高三(1)班,是一个团结向上 的优秀集体,班主任李锦珍老师抓大事、抓学习,一般班务活动,都让我们自己 去搞。徐甫、王钰珍是正副班长,我是校团总支宣传委员兼任高三(1)班团支 部书记,王钰珍、杜广慈、滕金梅、夏义祥、顾荣华、金毅等是支部委员。朱静 霞是学习委员,张积照是体育委员,朱美芳是文艺委员,各科都有课代表,陆鸿 山、顾荣

高三(1)团支部干部 华是科技航模的杰出代表,乔德福、王汤生、金毅是我们班突出的体育活动积极 分子,沈为利是我们班女子乒乓球头号选手,也是校队代表,唐月星、侯汉清、 孙月泉、陈明珍、朱静霞等学习都很拔尖,朱晋昌不仅学习好,字也是一流的。 朱曼丽、朱雅丽姐妹俩在班内学习也是佼佼者,还有??。我们班课余活动十分 活跃,有一次全校文艺汇演,我们班 50%的同学参加了《红岩》片段演出,《轮 机舞》、《小车舞》在全校小有名气,纪念“一二九”,我们班的活报剧《放下 你的鞭子》演出,还得到学校一等奖。 1958 年、1959 年是极左泛滥的时期,我们也随着“疯狂”过。李锦珍老师, 要求我们“要响应党中央号召,只能在前,不能落后。”我们联合高三(2)班 出壁报《红路》,齐振南绘画、朱晋昌抄写,我和朱学文(高三 2 班)担任设计 主编,宣传“三面红旗”。“大跃进”,我们班日日夜夜在实验室搞实验,搞出 一些“成果”,就敲锣打鼓“放卫星”,向学校报喜,殊不知,都是一些化学反 应的小实验。1958 年,消灭“四害”,搞人海战术。我们有的爬上屋顶,有的
2

爬到树上, 即使在空旷的地方也摇旗呐喊, 敲锣打鼓, 齐声呦吼, 不让麻雀停顿, 累也要把它累死。为了消灭苍蝇,我们拿着苍蝇拍,到处打苍蝇,挖幼蛹,一天 一大瓶,数数,计算“战果”上报。 还是在 1957 年 11 月, 毛主席就曾提出要在 15 年左右时间在钢铁等主要工业 品的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的口号。在“ 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下, 钢铁生产指标越提越高。北戴河会议正式决定并公开宣布 1958 年钢产量为 1070 万吨 ,比 1957 年翻一番,号召全党全民为此奋斗,开展空前规模的大炼钢铁运 动。1958 年 8 月以后,上海铁路中学与学校后面的上海纺织机械厂(后改为第 三纺织机械厂)合作,在铁中操场(火车头体育场)的东北角筑了两个小土窑和 一个转炉,我们班分组,无论白天黑夜,轮流上阵,和工人师傅一起大炼钢铁, 在我的日记中有这样一段: “在炼钢中,纺织机械厂的工地主任谢锡荣师傅,不 小心,钢水把他的右脚烫伤,外套和卫生裤都烧坏了,他仍然一瘸一拐地坚持工 作;闵玉宝师傅和几位老工人师傅,冒着高温,不顾个人安危,抢修转炉,二十 五、六小时连轴转,熬红了眼睛,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干,工人阶级这种忘我 的精神,永远值得我学习。”我们还和工人师傅一起到日晖港、吴淞车站去捡焦 炭,搜集各种废钢铁放到土窑中冶炼,融化后,倒出来就是“钢”,冷却后,扎 上红绸缎向铁路局和纺织局报喜,“浮夸风”就此在全国盛行。还有三夏抢种抢 收,李锦珍老师带领我们去郊区收麦子,秋天收稻子,和农民一起收获庄稼,用 现在的话说做些“公益劳动”。 1958 年全民扫盲运动,我们班同学都参与其中,我分配到芷江西路一个弄堂 里给几位近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扫盲,教她们认字,确实很难。李老师鼓励我:要 有“铁杵磨成针”的精神,才能成功。我把她们日常要做的事情写成小卡片,如 “买菜”、“做饭”、“大米”、“淘米”、“走路”、“洗衣服”、“肥皂”、 “自来水”等等,背后画成简单的图画,每天去她们那里一小时,她们也十分努 力, 忙完家务, 拿出卡片和课本学习到深夜 12 点多才入睡。 经过三个月的磨练, 这 些 大 婶 们 , 摘 掉 了 文 盲 帽 子 ,

我也被闸北区扫盲协会评为“一九五八年度区级扫盲积极分子”,荣获区级奖状 (见照片)。??所有这些社会活动,使我们接触了工人、农民,接触了社会, 使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有了转变。

专心教学

一生奉献
3

我一向爱好文科,理科成绩也不赖,但,总感觉学几何没有什么用。我清楚 记得,李锦珍老师上初中“几何”第一堂课就讲: “人和动物最大区别,在于人 会思维,思维好坏,就要锻炼,数学是思维的体操。初中学习平面几何,高中学 习立体几何,培养你的逻辑思维,因为数学会深刻的改变你的思维模式。 ”这句 话,至今,还记忆犹新。确实,当今电脑、化学、生物、航天、影视制作,都离 不开立体思维。搞文科的人往往是形象思维,搞理科的人往往多一些逻辑思维, 如果学文科的学一些数学,当你的立体感增强时,不仅在学习方面有用,在思考 问题时,会增加你的立体感,立体思维,空间想象能力,你就会从多个角度立体 地看问题,对研究的问题上升到理论层面会有很大推动作用。 在教学业务方面,李锦珍老师教学堪称一流,力求精益求精。我记得,初一 那年,她的小女儿刚出生,李老师休完产假后,就立即投入教学中,她备课十分 认真,她的特点是板书极好,字写得比较大,刚劲有力,教案工工整整。无论是 初中、 高中, 为了节省时间, 她经常在课前准备了画好的 2-3 块几何图形小黑板 , 课代表总是帮她领着小黑板进来。她授课思路清晰,课程内容娴熟,游刃有余, 解释定理、书写公式准确规范,逻辑思维缜密;做例题、解题,犹如抽丝剥笙, 层层分析 ,环环相扣,经常提问和我们互动。由于李老师教学经验丰富,市、 区、铁道部教育局经常组织数学老师观摩教学,由她现场教学,所有观摩教学, 她从不事先布置,当场随意提问。她说: “什么事都要真实,不能作假,这是一 个人的起码道德。 ” 李老师教学十分重视理论联系实际,要求我们学以致用,她在课堂上提问“要 想测出一个池塘的宽度,应该怎么做?”我们面面相觑,无人答对。李老师说, 可以用三角形中位线的定理解决,即:“假设池塘宽度为 AB,可以从池塘外取任 意一点 C,连接 AC、BC 及中点 D、E,两处 DE 的长度就可以得出池塘的宽度了。” 她还让我们分组测量操场的面积、楼房的高度,使我们将数学几何运用到实际生 活中。 由于李老师教学突出,年年被评为教学优秀,得奖无数,奖状证书一大堆; 她曾被评为上海市优秀教师,铁道部优秀教师、全国西藏教学优秀教师,优秀党 员,被评定为特级教师??。我们还记得,闸北区高三举行数学竞赛,要求每校 派十名选手参赛, 李老师和她的数学教研室带领铁路中学十名队员参赛,结果前 20 名,铁中包揽前五名,其他五名也在 20 名之中。李老师六十五岁退休后,又 被返聘,一直工作到八十五岁,曾有八个学校请她当顾问。她曾受聘于上海市共 康中学,这是一所以藏族学生为主、藏汉合校的寄宿制民族初级中学,肩负着为 西藏、为上海培养跨世纪人才的历史重任。李老师专门培养立体几何教师,潜心 教学,个别辅导,为该校培养了近百名数学教师。不少青年教师上门求教,她总 是毫不厌烦、毫无保留地指导他们。她说:“我还能活多少年,教育事业要有接 班人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把我的教学经验传下去。”2013 年初,一所 学校请她去介绍经验并指导青年教师数学教学,出门忘了带书稿,急急忙忙回家 去取,不慎摔倒,右腿骨折,住院三个月后,回家躺在床上,再也难以行动,即 使这样,她也没有忘把书稿寄给这所学校,一些青年教师来看望她时,躺在病床 上, 仍然滔滔不绝地给他们讲如何上好数学课的经验,大家劝她好好休息不要讲 了,她说:“腿不好,脑子还行,有什么问题,你们问吧。”

4

六十多年的教学生涯,呕心沥血,默默耕耘,无私奉献,不求回报,她的学 生遍天下,何止三千?!有的是政府高官、大学教授(有的在国外大学执教)、 商界富商、 企业家、 医生、 工程师??, 她的很多学生在各条战线上都成为骨干, 成为党和国家或地方和部门的人才,她常常以此引为自豪,经常在朋友、同事、 亲戚面前提到自己学生怎么有出息,在和学生讲课时,也以此炫耀,并要他们向 学姐、学兄们学习;她和我通电话时多次说过:“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最大的 幸福,我一生没有白费”。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正是李锦珍老师的写照。

厄运降临,慈母关怀
我从小,记忆力很好,又爱看书,学习比较刻苦,还愿意为大家做点事情。 李锦珍老师对我极为严格, 要求我: 不但班干部工作要做好, 学习也要名列前茅, 学习不好,就不要当班干部。我在初一、初二学习各科成绩都是五分,1955 年 我被评为上海市少年优秀学生称号,得到铁路中学的奖状,上海广播电台少儿节 目还邀请我对话,播出了对话《五分的好朋友—江长仁》 。

5

正当我鲜花、荣誉满怀时,一场厄运降临。1955 年 9 月,我父亲因别人诬 告反革命罪, 由铁路公安局被捕入狱, 关押在虬江路上海铁路局公安分局 (红 房子) ,我含着泪水送去被褥和换洗的衣服,一字不识的父亲也哭着说: “好 好读书! ”不久,被错判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发配到黑龙江龙门农场 劳改。当时因家庭经济困难,我母亲带着姐姐和两个弟弟,开始的头两年就 回湖北黄陂农村务农,父亲现在被捕,我只身一个人在上海,我的生活立即 失去来源,吃穿、学习费用,极度困难;只好在姨父家吃一个月,再到舅舅 家吃一个月,把我们住的房子租出去换几个钱,以解决学习和生活费用。李 锦珍老师得知我的困境后,安慰我: “不要着急,更不能妨碍学习,一定要保 持原来的好成绩。有困难,我帮你解决。 ”李老师向铁中领导打报告,为我申 请困难补助。很快,学校决定每月给我补助十元钱,减免所有费用。我非常 感激,含着泪向李老师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李老师! ”这是我终身难忘的事。 由于生活的困难,加上背上“反革命家属”帽子,无论在哪方面都低人一等, 说话都没有底气。李老师见到我的情绪低落,找我谈话: “你父亲的问题又不 是你的问题,表现在个人,要振作起来,你是好样的,做出成绩来。 ”在李老 师的鼓励下,我更加勤奋学习,工作更加积极,1958 年 10 月,我被评为“上 海市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并出席了表彰大会。 直到今天,我还清晰记得,1956 年秋天,我生病发烧 42 度,躺在家中三天 没有上学,李老师派同学来看望我,她不放心,第二天,李老师买了水果到 我家来看我。当时我住在交通路平民村是茅草棚,下面租给别人住,我住在 简易的阁楼上,李老师艰难地爬上阁楼,安慰了我半天,临走时,李老师下 楼,因阁楼与屋顶之间较矮,她没有大弯腰,结果,李老师的头部碰在屋檐 上,撞了一个大包。代数老师徐光怡也来看过我。两天后,我病情好转就去 上学,还看到李老师额上有一个青紫包,我向李老师道歉,她说:“没有什 么,早就好了。你好了,就行!”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李老师慈母般地照顾我, 关心我, 指导我, 终身难忘! 虽然, 我被戴上 “反革命家属” 的帽子, 但我坚信中国共产党是实事求是的, 我对党的信念,直到今天一直没有动摇,没有改变。上海铁路人民法院经过大量 调查研究,取证后确认,我父亲案件是一起冤假错案,实属错判。经上海铁路人 民法院 1957 年 2 月,重审再判。 “查本院(55)上铁法刑第 203 号江秀乐反革命 一案,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在认定事实,施用法律上不妥,根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第十二条规定, 经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 定, 撤消原判, 指定本庭再审。 查明??特判决如下: 判处江秀乐免于刑事处分” 。 经过一年多的“劳改” ,1957 年 3 月,我父亲重新回到上海东站工作,恢复了名 誉,错判得到了昭雪。

老师的幸福与辛酸
六年的教诲,六年的相处,师恩如山,师恩似海,是李老师的汗水,滋润着 我们这些幼苗茁壮成长;是李老师在黑板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每个词句、 每个线条、每个符号都播种知识,播种智慧,播种理想;您浇灌的花朵,都已绽 放,您培植的果园,已是满园桃李芳香。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您,李老师。我在北 京,每年春节前,都要寄贺年片,写上祝福语,恭贺老师新年愉快,新春钟声敲 响,第一个拜年电话就是打给李老师的拜年电话;在上海,初中的徐进福、华仁
6

龄、周瑞珍、傅杏兰、谢荷英、张国荣、沈宜洁、陈惠珍、庄妙英、荆翼宏、于 之蓉、王志理、姜学文等逢年过节组织初中同学去敬拜李老师;高中以王钰珍、 孙月泉为首的同学会,经常组织同学去看望李老师,平时也经常给李老师打电话 问候,年年聚会,在李老师 80、85、90 寿辰时,专门组织庆寿活动,每一次聚 会, 都要把李老师请为上座。 还有 64 届的岑志昂等师弟们组织了 30 多次同学聚 会,经常邀请李老师参加。我只要出差到上海,必定邀集初中或高中同学去看李 老师,或者请李老师一起聚餐。2009 年,是李锦珍老师耄耋之年,上寿,应该 大庆。 我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买了一个晚清百子献寿的铜质大寿桃,配上古色 古香的转盘,代表 60 届高三(1)班全体同学,向李老师 90 大寿献礼,她合不 拢嘴,连说: “谢谢、谢谢!让你们破费了! ”高兴、幸福难以言表。

2010 年 9 月 11 日,我们班 22 位同学从全国各地聚集在原上海铁路中学举 行“高中毕业 50 周年纪念”聚会,邀请李锦珍老师和郑云多老师参加,会场上 悬挂着“五十年前芬芳桃李意气风发,半世纪后归真返璞颐养天年” ,李老师十 分认真,一丝不苟,写了两张纸的发言稿,兴奋、幸福之词耀然纸上。 李老师不光是教我们这一届,铁中年年、届届同学聚会,都请李老师到场, 她感到十分幸福、十分欣慰。 李老师最值得自我陶醉的是: 她含辛茹苦地把女儿、 外甥女培养上清华大学。 我在北大教书,她特地写信委托我,让我多去看看她们,并指导她们大学生活和 学习。我住在燕东园 7 公寓,与清华大学一墙之隔,1980 年我把在清华大学上 学的李理(大女儿)接到我家吃过两次饭,介绍大学生活、学习的注意事项,我 们夫妻俩, 还到李理住的清华大学女生宿舍--明斋去看望过她;外甥女多多在清 华上学时(现在法国)也到我家来过两次。每次,我都写信给李老师汇报她们的 情况,她非常高兴。她的两个女儿,小女儿和外甥女在国外,大女儿在外地企业 工作,都受过高等教育,是李老师一手精心培养出来的。每每和他人谈到她的女
7

儿和外甥女,现在还有一个小外甥子在读博士学位,谈到她的学生,她总是眉飞 色舞,兴高采烈,沉浸在无限幸福之中。 我们这一代,父母之情,师生之情,一代比一代多情,这是传统,是道德, 要坚守,要传承;我不希望未来,亲情一代比一代冷淡、无情。 在教学工作中,在和学生交往中,李老师总是笑遂颜开,她自己荣誉、鲜花 满怀, 她的学生遍天下, 在各自不同岗位都有成就, 人们都认为李老师事业有成, 桃李满天下, 女儿外甥们都已成才, 再幸福美满不过了。 殊不知, 她有她的辛酸, 他和我一样,遭受过一些厄运。 还是在 1953 年,小女儿即将出生前,她爱人周泰来,因在国民党学校教过 英语,被查出有历史问题,遭政府发送到边疆“劳改” 。在那年代,人们对家庭 出身看得很重,为了不让后代受影响,34 岁的她,毅然决然与丈夫离婚,把女 儿的姓都改为姓李,独自担负起赡养、教育两个女儿的重担。更使她内心难受的 是,虽然离婚了,但,人们总是说她前夫是有历史问题的“劳改犯” ,戳她的脊 梁骨。在我遭受厄运时她曾劝过我,要振作精神,而她自己却苦涩不堪。 “文化大革命”后期,铁中王平梅校长到北京出差,顺便来北大找我,在北 大未名湖北岸,我住的宿舍是才斋 114 室,和我交谈铁中情况。他说: “文革中 我也难逃脱批斗的命运, 后来我的问题摘清楚了。 不少人挑动学生斗李锦珍老师, 说她是反动学术权威,说她只专不红,引导学生走白专道路;有的教师在学生中 抖落李老师前夫的历史问题,说李锦珍老师划不清界限,贴她的大字报,在名字 上打叉、揪斗、游街,还抄了她家,把她的奖状、证书等都抄走了,她受尽了折 磨。 我解放后, 出来保她, 为她说了些公道话, 才免去皮肉之苦, 也免去农村 ‘接 受再教育’ ,也排除了‘赶出上海’的可能。 ”后来曹永堂(大队辅导员) 、徐光 怡(曾任校团总支书记)老师分别来过北大,从他们的话语中,也印证了王平梅 校长的话。可是,李锦珍老师在和我们聚会时,从不提这些不幸之事。 1979 年后,李老师前夫的历史问题有了新的结论,平反了。她的前夫也向 她道歉,请求原谅,希望复合。铁中领导多次出面与李老师商量,希望她和前夫 复婚,李老师,坚决拒绝。她就是这个犟脾气,她要是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 不走。 实际上,青年的李老师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她在 19 岁时就参加了如皋地下 党组织的活动,1939 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0 年 8 月,新四军东进如皋西 乡,建立了如皋县政府,李老师参加了妇女工作,还在县政协工作过。新四军北 撤,21 岁时组织上派她到上海工作,曾被国民党关押三天,是中共上海地下党 设法营救她, 才得以释放; 解放后党组织又派她到上海复旦夜校大学学习, 之后, 一直从事教育工作。 解放后政治运动接连不断,她看到周围同事,有一些说实话的人,在 57 年不 少被打成了右派;1959 年“反右倾”,对大跃进、人民公社说个“不”的人, 都没有好果子吃。所以在政治上,她谨小慎微,逐渐不愿参与政治,“文革”之 事她一律免谈。 她是一个与世无争,也是一个好要面子的人,直到今天还住在不到五十平方 米的小房屋里,这样一位上海知名的特级教师,没有个人的住房,她现在住居的 南京西路 1025 弄 198 号,一直没有卖给她,每个月要交九十多元的房租费。有 学生写信托人转交给她教过的学生(上海市主要领导) ,希望改善这位特级教师 的住房待遇,她说: “人家很忙,不要麻烦他了。 ”后来这位领导,被判刑。李老
8

师又斩钉截铁地说: “我绝不相信他会贪污,迟早是会搞清楚的。 ”大前年退休人 员調整工资,她发现工龄计算可能有点问题,工作了六十多年,或者更多一些。 有些学生要去为她争个究竟。她说钱够了,不要再去争了。她在上海市共康中学 返聘时,由于教学突出,学校奖励她 1500 美元奖金,她说: “奖状我领了,奖金 留着奖给学生吧! ”一分钱都没有领。有人说:李老师是个大功臣,曾经是人大 代表、政协委员??,她说: “没有那回事,不能瞎说。 ”这就是李锦珍老师的为 人。 1960 年我和侯汉清、朱学文(高三 2)考取了北大,在与李老师告别时,她 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到了北大, 那可是做学问的好地方, 在学问上要有出息啊; 做人要本分, 要堂堂正正; 生活要知足, 不能奢侈, 过日子要平平安安, 就行了。 我对你,寄予很大希望。 ”这就是她的人生观。 我没有完全如李老师的愿:学问上,我略微有点出息;做人方面,我在北大 教书多年, 兼任北大教务处副处长,在北大深圳研究生院担任教务处长多年工作 中,口碑一直很好,没有辜负李老师的希望。堂堂正正做人,平平淡淡过日子, 与世无争,与人无争,知足常乐,这是我们平民百姓的追求。 当今,那些贪官污吏利用职权,搞斜的歪的,搞“潜规则” ,填不满个人私欲 的沟壑,那,他们的日子只能到大狱里去过了。 耄耋老人李锦珍老师的事迹在上海教育界到处传颂,即使在她住居的社区, 老人们也交口相赞。绿林花园的老人赋诗赞扬李老师说: 锦绣大地百花开,尊师桃李皆奇才; 高德众望人敬佩,寿比南山福如海。

(撰写本文时, 请王钰珍同学不厌其烦地多次与李锦珍老师核对过一些材 料,孙月泉同学对文字作了逐句修改,特此对王钰珍、孙月泉二位致谢!2014 年 9 月 11 日, 本文草稿原文寄给李老师审阅, 李老师收到后, 对文章充分肯定, 对个别词句作了校正。 )

9


推荐相关:

我和我的班主任李锦珍老师

我和我的班主任李锦珍老师_其它课程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我和我的班主任李锦珍老师(草稿)江长仁 我出身在一个铁路装卸工工人家庭, 父亲解放前后, 一直在铁路上海东...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简单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