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eic.com
学霸学习网 这下你爽了
赞助商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文言文学习面面观


文言文学习面面观
初教文言文时,眼里似乎只有虚词,认为文言虚词在文言文中举足轻重,学生一旦掌握, 就能够畅通无阻的阅读这类文章。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虚词,实词,究竟谁轻谁重?从文言 文本身的特点来看,还是以实词为主,虚词为辅。实词的意义比较实在,实在的东西看得见 摸得着,便于学生领会课文内容。这就好比盖房子要有转头、木材、瓦片一样,没有这些基 本材料,想要盖起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一、 实词 文言文实词的教学,并不是不分主次、不分难易,见一个就敲一个。如果见一个就敲一 个,必定会把文章敲得支离破碎。教学实践证明,古今意义相同的词语不必花费时间学生就 能理解;文言文中的单音词,现在通常用双音词表达的,只需要稍加点拨,指导学生在近义 词,同义词中慎加选择,学生也是能够掌握的。重要的是除辨别古今词义的变化外,在以下 几方面更要多加指导,帮助学生摸索掌握文言实词的规律。 1. 通假字。要想释义,必先认字。中国汉字历史悠久,演变过程漫长复杂,尤其是假 借字,即通假字,学生接触的不多,不易辨认,除一个一个地引导他们熟记积累外,可点明 一些同音假借、音近假借等现象,帮助他们理解。例如《山市》中“数至八层,裁如星点。 ” 的“裁”通“才” ,读 cái,两个字声、韵、调完全相同; 《伤仲永》中“日扳仲永环谒于邑 人”中“扳”通“攀” ,声母不同,韵母相同,都是 an; 《愚公移山》中“河曲智叟亡以应” 中“亡”通“无” ,韵母相同,声母不同,都是 W;有的是音近假借,如《陈太丘与友期行》 中“尊君在不”中“不”通“否” ,一个读 bù,一个读 fǒu,声母、声调都不一样,但读音 相似。经常注意辨认,感性材料多了,就会变生疏为熟悉。 2. 多义词。注意辨析多义词以及许多多义项之间的细微差别,指导学生放在句中,放 在文中推敲、琢磨,理解他们确切的含义。如“将”字在“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中译为 “将要 ” ,在“韩信将兵多多益善”中译为“率领 ” 。一词多义,纷繁复杂,常积累,多比 较,勤总结,掌握就较为牢固。有些词义项较多但差别细微,更要注意辨别,因为对中学生 来说, 区别较大易被看出, 细微之别则不易发现, 往往被忽略。 《童区寄传》 如 中有四个 “得” , 都译为“获得” ,表达不出文章原有的情志,须指导学生把它放到原有的句子当中加以精细 的区别。 “力上下,得绝” ,这里的“得”表结果,表完成。 “得童”的“得”引申为“抓到” , 即“擒获”的意思。 “孰若吾得专焉”的“得”相当于“能够”“可以”“贼二人得我”的 、 。 “得”引申为“掳获” 。看准了这些细微的差别,能加深对课文的理解,辨析古今词义的异 同。 3. 词类活用。词类活用是文言文中常见的一种语言现象,它能使语言简练,给人以不 枝不蔓的感觉。词类活用的情况有许多种,如名词活用作动词,形容词活用作动词,数次活 用作动词等。教学时,不仅要让学生懂得什么词活用作什么词,还要让他们懂得凡是有词类 活用的句子, 都是缺少某一个句子成分的中心词, 而活用后的词正是充当这个句子成分的中 心词,被活用这个词的本身中心词的附属成分。如“然后社稷可固”中“固”愿意为稳定, 这里形容词做动词用,意为得到巩固。 二、 虚词

虚词虽然没有实在意义,却有帮助造句的作用,他们好比是造房子用的水泥、石灰,使 转头粘得牢固垒成墙。如果忽略了虚词的教学,必会影响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因此,教 学中要虚实并行,不可偏废哪一样。落实文言虚词要注意:需用现代汉语翻译和无需翻译的 区别,如“之”在“以均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中,前一个“之”字必须译,助词,用 于修饰语与被修饰语之间, “按你的能力”“之”是“的”的意思,后一个“之”字也是助 , 词, 修饰语 “魁父” 与被修饰语 “丘” 两个成分是同一性的, 可根据上下文灵活地翻译为 “这 个”“这样的” 、 ,也可不译。有的完全不译,如“虽我之死,有子存焉” ,这个“之”字用在 主语和谓语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不需要译。落实文言文虚词还要注意它们在不同文章,不 同句子中的变化, 弄清它们的变化, 有助于正确理解句子含义。 《马说》 “其真无马邪? 如 中 其真不知马也”中的“其” ,用作连词,表示选择,可译作“是??还是”“以残年馀力, ; 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的“其”用在首句,加强反问语气,可译作“难道” 。 三、 文意 许多老师在文言文教学中易重文轻道,认为学生把生字认识了,句子读通顺了,字词、 句式、古今异义也略有了解,也能翻译课文,就算完成了教学任务,课文内容讲得很少。其 实, 这也是一种误解。 不论什么文体的文章, 语言文字和思想内容是水乳交融、 浑然一体的。 在教学过程中,根据教材特点或学生实际,有时侧重于语言文字,有时着重于思想内容,这 是必要的。但决不能抓一头,丢一头。如教《出师表》一文,如果单单注重文字上的疏通, 忽略诸葛亮借出师之际, 语重心长地叮嘱后主刘禅的恳切心情, 情真意切地规劝后主的由衷 之意,就难能让学生认识到文章的意义所在。所以,文道不能忽视。 文言文中的“道” ,还有一个批判继承的问题。有些作品是根据时代要求出世的,把作 家和作品放在一定的历史时期看总的倾向, 作品是否反映了当时社会现实, 是否表现了人民 的心声。教学时不仅要阐明作品的历史意义,还要指出它的现实意义,指出可借鉴之处,才 能对学生起教育作用。如刘禹锡的《陋室铭》是历来被传送的名篇佳作,短短八十一个字, 托物言志,借陋室发挥,表达高洁的品质和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在当时看来,有一定的积 极意义。刘禹锡一生积极要求变政,虽然一再遭受打击但仍坚守节操,不追求功名利禄,而 着意于个人的修养,这一点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但是,必须向学生指出刘禹锡是一千多年前 封建士大夫阶层中的一员,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表露出对劳动人民的轻视,而且封 建文人那种孤芳自赏、 回避现实的品格是不值得新青年学生学习效仿的。 其中可借鉴的是人 应该有高尚的情趣,不追名逐利。在文言文教学中关于“道”的问题,我们要批判的继承。 语言文字教得扎扎实实,思想内容教的明细正确,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逐渐提高,兴 趣越来越浓厚,思想上、情操上就会受到中华民族数千年悠久的、优秀的历史文化遗产的熏 陶!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学霸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