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eic.com
简单学习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史地 >>

《Blow Out》(凶线)——AC摄影专题


维尔莫斯?齐格默(Vilmos Zsigmond,ASC)与布莱恩?德?帕尔马的首次合作是在 1978 年拍 摄新奥尔良为背景的惊悚片《迷情记》 (Obsession) ,当时他就敏锐地觉察出了德?帕尔马对 于电影风格的高超意识, 以及对影像叙事手法的青睐。 齐格默当时已经拍摄了很多美国新浪 潮的重要作品——其中包括《雌雄赌徒》 (McCabe & Mrs. Miller

,罗伯特?奥特曼) 、 《激流 四勇士》 (Deliverance,约翰?伯曼)和《猎鹿人》 (The Deer Hunter,迈克尔?西米诺)—— 而所有上述作品均以一种新颖的方式改进了电影美学, 这种方式时而还夹带着激进。 在齐格 默的眼中, 德帕尔马却是个异类——他发现这是一个抱着不可救药的热情去拍摄那些在早期 风靡的通俗类型片类目的导演。 尽管与那些在脑海中时刻想着标新立异的同侪相比, 德帕尔 马显得有些不温不火, 然而在向早期的片场艺匠们 (特别是希区柯克) 表达诚挚敬意的同时, 他依然会进行许多大胆的尝试。 1981 年,齐格默和德帕尔马由《凶线》 (Blow Out)一片再度联手。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导演 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同时也是一部表露了导演对于电影本身制作过程的执迷的作品。 (两人 在接下来的电影历程中,曾数次并肩交汇:其中包括《虚荣的篝火》 (Bonfire of the Vanities, 1989)和《黑色大丽花》 (The Black Dahlia,2006) ( 《凶线》剧情概要,略过不翻。 ) “布莱恩是个真正的风格艺术家,同时也很具实验精神,”齐格默说。“他对电影的专注和痴 迷,以至于他时常会遭到?作品过分强调视觉性?的影评指摘。恰恰这点却是我对他钟爱有加 的原因:他了解影像。有许多电影仅仅是一些对话人物的组合,它们会让你觉得更像是?电 视的素材。?布莱恩时时刻刻都想做的东西,则都是风格化的。” 《凶线》 以一个漫长的斯坦尼康 POV 镜头拉开序幕, 并为影片的余下部分奠定了风格基调。 镜头将观众装进了影片中凶犯的鞋子中, 随着他潜入一群联谊会少女当中。 这个长镜头由斯 坦尼康的发明者加莱特?布朗(Garrett Brown)亲自操刀,随后我们知晓这个长镜头是《凶 线》的“片中片”《疯狂同级生》 (Coed Crazy)中的一场戏。通过这场戏与影片中的其他几 场戏, 德帕尔马不断地提醒观者他们正在观看的是一部电影, 而且电影是依附于这种媒体的 表现技巧的。 当晚的深夜时分, 为了收录贴合夜晚氛围的声音, 主角杰克带上了他那套南瓜录音机和长筒 麦克风,来到了一处靠近费城 Wissahickon 河的地点收音。齐格默的摄影机捕捉到了杰克收 录各种个体音的过程——蛙鸣声、鸮号声——它们都将出现在那部屠戮片中充当混音的成 分。一系列让前景和后景均保持清晰对焦的镜头极富冲击力,杰克脸部的细节、他的麦克风 和周遭的环境在这些镜头下都清晰可辨。“那场夜景戏难点很多,”齐格默回忆道。“我们拍 摄的区域很大,我们不得不用许多灯光设备(来照明) ,而且得在大光圈条件下依然奏效。” 与今天摄影师可以采用的拍摄方法相比, 只能使用感光度最高仅能到 100 ISO 的柯达胶片作 为拍摄介质的齐格默所遇到的挑战无疑是空前巨大的。“今天我们可以用 500,800 或者更高 的感光度胶片拍摄,”齐格默解释道,“在那时我们却有很多技术限制。” 他继续说道,“我们搞来了我们能搞到的最大功率的灯光设备——5K 和 10K 的灯。我们还 有一个可以把灯固定在上面的摇臂。 由于我们事先做了拍摄规划, 因此周围站着人的时候我 们就不必打光; 大部分后勤工作在前期准备的时候就得完成。 多数情况下我们会在拍摄前夜 [调整]灯光,因为你在白天无法真正实现夜晚的照明效果。倘若在今天让我拍摄同样的这个 场景的话,我依然会用许多大灯具来照明,但现在我们有更好、更有效的照明器材。现在我

们拍摄这场戏能开到 T2.8、T4 或者更小的光圈,因为我有更高的感光度条件了。” 《凶线》的大部分场景都设置在夜间,用的镜头却是潘纳维申的变形广角镜。齐格默在《凶 线》 拍摄现场用的摄影机基本都配备了两个潘纳维申变焦镜头, 但他们的最大光圈值——分 别是 T4.5 和 T5.6——决定了他们不能在 100 ISO 感光度的夜景拍摄中发挥多少作用。取而 代之的方法是,齐格默说,“我们用定焦镜头拍摄了大部分的夜景戏,”而且他发现用 T2 的 光圈拍摄夜间的外景戏比较适合,尽管这时景深会有点紧。“我用了相当数量的灯光来达到 这一光圈值的拍摄条件。”他补充说。 为了在一些镜头中实现前景和后景都对焦清晰的镜头效果, 齐格默使用了分光镜——这是一 种用在拍摄镜头前端的辅助镜头, 可以让摄影师将画幅分离, 同时将分离两个距离不等的物 体实现对焦。 分光镜的使用对取景时的精确度要求很高, 同时需要在画幅中设置一些伪装来 掩盖不可避免的镜头缝合线痕迹。“你得在之前设计好你的镜头,然后想方设法掩盖那条垂 直线,”摄影师说。“这是最要紧的事。演员不能越过那条线,这样后果很严重。” “今天”他若有所思的说,“我们也许把光圈调到 T8 就能获得同样的视觉效果了。或者我们可 以用个移轴镜头都能让前景和后景都对焦了。 你还可以简单地通过在前景添加视觉特效物体 来实现。可惜的是这些选项当时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 为了克服电影胶片感光度低的缺陷, 齐格默还开发了一种他此前曾在许多项目上使用过的技 术:底片闪曝。后期工作间会用一台印片机在原始底片上进行一点点细微的曝光,这会对影 像中最稀薄的部分(底片上的阴影部分)产生影响。这种处理可以轻微减少画幅中该部位的 对比度, 从而产生更多的暗部细节和减少总体画面对比度——简言之, 是让齐格默可以把这 些底片当成是高感光度的底片来使用。 闪曝的效果取决于底片的冲印程度。只接受少量的曝光,这项技术就能稍许照亮阴影部分, 从而巧妙的提升底片曝光指数; 如果进行大量的曝光, 就能制造一种等同于雾化滤镜的效果, 齐格默与罗伯特 ?奥特曼合作的几部影片中曾实现过这种效果。 “为了让底片有更高的感光 度、获得更多的暗部细节,我会把特定的底片做闪曝处理,”他说。“如果我们有场大戏—— 比如《凶线》结尾的那场焰火戏,我们得照亮港口边整个街区的这种戏——我就会对胶片进 行不低于 10%的闪曝处理,以获得一个好的曝光值和暗部细节。” 一个今天的数字中间片配光师可以对底片的特定部分做很大程度的控制,但在 1981 年,改 变这些特定属性的唯一方式就是控制胶片对光线的感应度。 为了给那些不是很熟悉拍摄和制 作胶片化学原理交代一下背景,ASC 的通讯会员劳勃?亨梅尔(Rob Hummel)为我们揭示了 这种冲印工艺的风险性:“在正常条件下,底片冲印前被曝光的胶片是在一个暗室中进行观 测的。 带着手套的技术员们会检查可能在随后的胶片洗印处理和装入印片机制作样片时可能 出现问题的物理磨损、破损和腐蚀。” “如果胶片要做闪曝,你就得将跳过曝光这一步,将还未处理的底片放到印片机内,”亨梅尔 接着说。“印片机随后就会以 300 英尺每分钟的速度处理未经曝光的底片,这些胶片均没经 过检查!如果当中的底片有任何问题,或者在闪曝过程中有任何差池,那就会将许多辛勤劳 动付诸东流。万幸的是,厄运从未发生过!上帝总是眷顾那些给底片做闪曝的好少年!” ASC/CSC 会员,摄影师杨?基瑟(Jan Kiesser)在《凶线》一片中是齐格默的掌机员,他回 忆道,拍摄本片时他用的是 Panaflex 和 Panaflex X 两款摄影机(后者是前者的轻便款) 。尽

管 X 款的目镜是固定的,基瑟却觉得它的光学性能更佳。“我用 X 来判断焦距更加趁手,” 他说。“用 Panaflex 作为应急的手提或者做一些取景调整的设备很棒,但无论如何,我更偏 爱使用 X。” 齐格默和德帕尔马都喜欢潘纳维申的 30mm 变形定焦镜头——它有一个专做变形拍摄的广 角深焦段。“《凶线》的大部分素材都是用这个镜头拍摄的,”齐格默回忆道。“我喜欢用这 个镜头拍摄外景戏和实景室内戏,甚或有时拍棚戏,因为你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就拍进去。我 喜欢那种畸变效果。 我可不想只拍几个人在那说话的面部镜头, 而且布莱恩和我英雄所见略 同。 他喜欢广角镜头, 以及镜头将你放在动作中心的方式。 他总是能和摄影师想到一块去! ” 出于两人对“将更多信息置于画面内(而不是过多仰赖后期剪辑来决定画面的内容和时间)” 的共同偏好,德帕尔马和齐格默非常乐于以行云流水的运动镜头玩一个动作一镜到底的手 法。“有时我们会拍摄长达 4 到 5 分钟的镜头,”摄影师回忆道。“布莱恩精于此道——他对 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如指掌。对我来说,为他的电影镜头布光可谓是驾轻就熟了,因为我很了 解他希望摄影机怎么运动。 而且我也知道这些镜头他都会用上的, 因为他喜欢使用这类镜头 ——而且这些镜头根本没法做剪切。有时他会反复拍五个、六个、八个甚至十个镜头,从而 知道这个场景将以一个镜头的形式呈现在银幕上。” 齐格默发现这种方式很讨巧:“影片的剪辑越少,观看某一场景的乐趣就会增加。这就像是 在欣赏真实的生活——你变得更加关注人物和动作,而让这场戏自己表演。近来我与伍迪? 艾伦共事得很愉快, 因为他也十分专注于一镜到底而不用许多交代性镜头的拍摄方式。 没有 特写、没有过肩拍。他只想让摄影机动起来,然后以一个连续镜头完成拍摄。” 对基瑟来说,这种拍摄方式便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我们拍《凶线》时,”他说,“我们都没 视频回放。 整个镜头拍摄的构图判断就都落在了你这个掌机员的肩膀上。 你坐在全局中最有 利的位置上做着关键性的决断,比如视线和构图等,但是在样片出来前,没人看得到这些镜 头内容!我们有时也会用大光圈拍摄,所以得格外关注焦距问题。” 迈克尔?格什曼(Michael Gershman)是《凶线》的首席摄影助理,也与基瑟有过多次合作。 “迈克尔和我都是拍动画片入行的,”基瑟说,“而且我们在许多剧组共事。迈克尔和其他伟 大的跟焦员一样,在对焦方面有着高超熟捻的操作技巧——好似一种第六感。拍《凶线》时 他的确得是个多面手,因为有些镜头在拍摄时需要变焦、对焦和转换光圈一步到位。” 德帕尔马的许多影片均有至少一个摄影机 360 度旋转的镜头。在《凶线》一片中,这个标志 性的镜头出现在了杰克发现到有人闯入了他的工作室并且为了消除罪证录音而抹去了他所 有的磁带的段落中。随着镜头在房间内旋转,摄影机一开始对着特拉沃尔塔打开罐子,随后 快速的掠过他,并拍摄了一些工作室的细节,随后又回头跟上他的脚步去播放磁带,然后又 掠过了他。 这种大胆的镜头运动在房间内重复了整整五遍, 直到一个接待员进入工作室后才 告一段落。 “场地空间不够大,连轨道都放不下,”基瑟回忆道。“我们把摄影机放在房间中央,然后我 们不停地跟随人物的动作横摇和变焦。在那个年代,摄影机是没电池的;动力是由一个外接 电源提供的,所以我们就会拍摄时让脚架缠上很多圈电缆,随后再解开它们。”

(剧情介绍:杰克和莎莉欲将录音带交给电视台记者,并约在一个公共场所碰头,杰克在莎 莉身上安装了无线麦,自己则躲在不远处监听动向。他们谁都没料到,那个记者就是真凶博 基,他将莎莉骗出了监听范围,杰克则绝望地追击着俩人。 ) 杰克追着追着就冲进了费城“独立日”的庞大庆祝活动现场,其中包括一个游行队伍。追击始 于杰克驱车闯进了游戏人群。为了拍摄这一动作场面,剧组使用了一个由首席机工“迪基” 理查德?迪茨(Richard “Dicky” Deats)设计的小巨人摇臂,这个发明也为他赢得了一个奥斯 卡技术贡献奖。“小巨人摇臂让我们可以深入到一个更大的摇臂可能无法进入的地区,”基瑟 说。“我们和维尔莫斯在拍摄《天堂之门》 (Heaven?s Gate)时也多次用到这个。那时还没遥 控器,所以我得坐在摇臂上,然后根据摇臂的位置控制摄影机的运动。[拍摄《凶线》]让我 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在寒风中我兀自坐在摇臂上的那种苦逼相了。” 特拉沃尔塔穿越人群的特写部分, 齐格默建议通过交互灯光来制造焰火效果。 景别更加宽广 的镜头部分,剧组则使用了真实的焰火。“我弄来了尽可能多的大功率灯来照亮那些暗部区 域, ”齐格默说, 同时提到了他依然得用会让焰火过曝的大光圈拍摄, 这显然有违他本意。 “我 对这些镜头的某些部分并没有如我对最近出的蓝光碟中的效果来得满意。 我并没参与配光工 作, 但布莱恩或者知道我们需求的某个人应该参与了, 因为这些色彩比起我们当时拍摄的[胶 片]来说太过强烈了。今天,我们可以用数字中间片来做,我们就能有更多的控制余地了。” 在追击戏的结尾,在摄影机 360 度的旋转运动下,杰克将莎莉拥入怀中,空中的烟花绽放。 这是片中仅有的几处光学特效之一。“在摄影机旋转的时候,剧组不可能制造出真实的空中 焰火来,”齐格默解释说。“我们将演员和灯光安置在一个蓝幕前的转盘上,然后我们将摄影 机放在转盘的一边并面对蓝幕, 当我们 360 度转动演员时它还是静止不动的。 因为灯光是跟 着演员动的,所以看上去就像是摄影机在绕着他们转。焰火是后期加上去的。” 最后再说一件关于 《凶线》 的惊险奇闻吧——这件事让这部影片的挑战列表无疑又增加了醒 目的一条——游行段落的素材失踪了。亨梅尔回忆道,“所有关于游行镜头的底片——B 机 底片、旋转镜头、所有的底片——都被装在了一辆运往肯尼迪机场的货车上,它们将随后被 送往洛杉矶的剪辑室进行后期加工。 司机把车停在了一家唐肯甜甜圈店边歇脚, 无人照看的 货车就在他进店的时候被人偷走了。坑爹啊简直!” 货车最终被找到了,但是影片的一卷关键性的胶片却遗失了,所以《凶线》的高潮段落不得 不煞费苦心地由齐格默的朋友和同事,拉兹罗?科瓦奇(Laszlo Kovacs, ASC)重拍一次。“拉 兹罗得原封不动地按照之前的方式复制每一个镜头,”齐格默满怀感激的说,并暗示说这么 说甚至比当初第一次拍摄还要让人觉得困难和气馁。 齐格默对这部他与德帕尔马拍摄的极具风格化的影片作品表现出了少有的自豪情绪。“我在 许多以?真实?为目标的影片中都进行过探索, 但是我们从未实现过我与布莱恩那样的镜头, ” 他说。“然而对于一部布莱恩?德帕尔马的影片——或者是希区柯克的影片来说,我们所见的 是否?真实?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在讲故事,而观众能在观赏时获得乐趣。”

《凶线》

导演: 布莱恩· 德· 帕尔玛 编剧: 布莱恩· 德· 帕尔玛 主演: John Travolta / John Lithgow / Nancy Allen / Dennis Franz 类型: 犯罪 / 剧情 / 悬疑 / 惊悚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81-07-21 片长: 107 分钟 又名: 爆裂剪辑 剧情简介 · · · · · · 电影录音师杰克· 特里(John Travolta 饰)是一名 B 级恐怖电影录音师。一日深夜,他 为自己的片子采样时,从机器里传出一些多余的声音,在好奇心驱使下特里反复聆听,原来 他记录下了一辆车由于疲劳驾驶掉进附近的河里,令他吃惊的是,当他跳进河里寻找车时, 发现车上的莎莉· 伯蒂娜(Nancy Allen 饰)依然活着,便将她救起。莎莉告诉特里和她在一 起的人是极富竞争力的总统候选人; 特里发现汽车并非是因疲劳驾驶而坠入河中, 而是有人 蓄意而为,隐藏在这场意外背后的竟是一个的恶毒阴谋。随着调查的深入开展,特里一边躲 避着不知名的杀手的追杀,一边继续调查,希望揭开事实真相,他渐渐陷入一个充满阴谋、 色情、凶杀和死亡的荒诞世界,身边亦无人可信。当他想中止这一切时,却发现自己已深陷 其中,无路可退……


推荐相关:

【影】什么是电影叙事学

Blow Out / 凶线 1982-02-11 / 美国 / 布赖恩 ...Havez 叙述与演示:摄影机干预和改变甚至约束引导观众...2014年证券考试《投资基金考前押题卷 证券从业资格...


电影史上被忽略的75部佳作

·付东,《电影手册》总编) 8、《混乱》(Chaos) 法国,2001 年 导演:柯琳娜·塞罗 Coline Serreau 评选人:Ginette Vincendeau 9、《凶线》(Blow Out)美国,1981...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简单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